都市手工丨身体被掏空,还想做木工

 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去做一天小工匠,是否会有亲手制作的满足感,如果作为礼物送出是否更显心意?在魔都,迷恋手工的人越来越多,不少手工作坊应运而生,开始成为一种时尚。

  有人周末不愿逛街,却愿意花数个小时打磨一件皮具,他们说,那种研磨犹如仪式一般,拥有着庄严的力量。

  有人厌倦了工业流水线上千篇一律的产品,他们愿意自己动手来设计,尽管有些稚嫩。

  有人觉得工作太累,想偶尔回归作一个简单、专注的手艺人,享受那种繁复与细致,享受那份放松,给沉闷的都市生活喘口气。

  有人说,她在手工制作中找到了妈妈做的小棉袄的感觉,只有手工才能真切反应创作者的细微差别。

  于是,我们看到这样一种简单的回归,他们可能是打造一把木具,也可能是制作一块手工皂,抑或是设计一件简单的玻璃饰品。

  都市手工情结| “身体被掏空”,还想做“木工”

  文/吴頔

  “出了公司,地铁都停了。”

  “用加班感动上苍,希望年会抽中大奖。”

  ……

  “感觉身体被掏空。”

  

  在从事设计工作的小戎,隔三岔五就会在朋友圈发这样的状态,配的照片则常常是夜晚的街景。对她这一行来说,加班已是家常便饭。到了周五,小戎的朋友圈状态,则会加上一个“TGIF”的标签,在英语里,意思是“感谢上帝,终于到周五了”!

  节奏快,工作忙,加班累。对不少人来说,到了周末,终于可以松一口气,小戎也一样。不过她放松的方式,有点特别。

  “老板,我来啦!”周六下午,小戎又来到了位于普陀区宁夏路的一家手作工坊,推门进入店里,马达转动的轰鸣声就扑面而来。这家店主要以木工为主题,为顾客提供原料、器材和场地,帮助他们亲手制作出属于自己的木制小物件,比如勺子、串珠、戒指、玩具等等。小戎是这里的熟客了,每个月至少会来一次,“今天做个小盘子吧。“

  

  架上展示着的各种木制品,顾客都可以在店内亲手制作出来。

  挂起大衣,套上护袖,穿上鞋套,小戎径直就走到了木料堆旁,挑选了一块木材,交给店主雷涛用电锯切割。一时间,旁边电视的声音就被电锯声盖过。木屑纷飞,噪音也不小,不论谁第一次走进这个工作间,恐怕都不会将其和“文艺”、“精致”、“宁静”这些字眼联系到一起。有趣的是,这些词恰恰却出现在不少网友的点评中。看上去又脏又累的“粗活”,怎么能有这样的魔力?

  

  在木材上画出盘子的轮廓,接下来就是用锉刀在木材表面挖出盘子表面下探的弧度,这个步骤颇费力气,小戎有些力不从心,憋红了脸每次也只能挖出一小块。“我帮你挖吧。”雷涛在一旁也有些看不下去了,小戎却不领情,丝毫没有求助的意思:“不行!我自己来!”一站就是半个多小时,中途也不曾坐下休息,只是时不时放下锉刀,甩甩手臂,捏捏充血酸痛的肌肉。而在这之后,还有漫长的打磨、抛光工序等待着她,通常,光是打磨一把小小的勺子,就需要消耗大约六七张砂纸,至少也需要花费一个多小时。

  

  平时上班就累,周末再出来做辛苦费力的“小木匠”,还能好好休息么?以往有的朋友看到小戎在朋友圈晒出的“大作”,也曾半开玩笑地直言:“四个小时自己掏钱去做了个小木头勺?”

  “主要是精神放松了。”小戎倒是不以为意,在她看来,虽然制作手工身体上有些吃力,但能让在工作日间持续高速运转的大脑“喘口气”:“上班看电脑,下班盯手机,注意力从没离开过显示屏,视力差了,精神也紧张了。安安心心做一件手工,对紧绷的神经来说是一种放松,对情绪也是一种释放。”

  

  戴上面具、口罩,在专业的机器上打磨出花纹。

  不少顾客也不担心劳累,雷涛说,令他感到不解的是,不论是前期的市场调研中,还是实际经营所见,恰恰是没什么力气的柔弱女生,占据了客流的大多数,有的女孩穿着高跟鞋就来了,一站就是几个小时,几乎没有人喊累。

  他介绍,自去年7月在这片创业园区开业以来,小店的客流一直比较稳定,不仅是周末,在工作日中午和晚间,也有一些白领光顾,“坐下来做一个小时就走了,半成品就寄存在店里,下次来接着做。”在这些顾客中,既有学生,也有公司白领,甚至还有一些爱好木工的“发烧友”,由于在家缺乏场地和器材,同时也有可能产生噪音扰民,会带着自己的木材,来店里加工。

  虽然生意日渐红火,但雷涛还有些小小的期待。他发现,目前,顾客们主要是将其当做一种新奇的体验,“回头客”的比例还不高,不少人是为了做礼物送人。“我自己以前是做家具生意的,后来爱上了做木工,便和朋友商量开了这个店。”他希望通过店铺的经营,能让越来越多的人爱上这样一种生活方式,也将木工这种传统文化发扬光大,“现在‘工匠精神’很流行嘛,我也算赶上好时候了。”

  编辑邮箱:shzhengqing@126.com?内文图由作者提供? 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? 图片编辑:周寅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