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大不要办成第二个哈佛剑桥,习近平总书记强

  9月8日,在第三十三个教师节前夕,李克强总理在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考察时,勉励该大学要当好职业教育的孵化器,为办好更高水平教育、培养更多优秀人才作出积极贡献。李克强总理强调的“办更高水平教育、育更多优秀人才”,正是一流大学应该追求的根本。

  长期以来,我国高校普遍存在重科研、轻人才培养的现象,科研也是将重点集中在发表论文、申请课题经费上面。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?这个著名的“钱学森之问”,从提出到今天已经有十多年了。却还是没有得到圆满的解答。

  2015年11月5日,国务院正式印发《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》,为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提出了“三步走”的路线图。即到2020年,部分大学进入世界一流行列,若干学科进入世界前列;到2030年,若干大学进入世界一流大学前列;到2050年,中国整体成为高等教育强国。这是中国吹响大学冲刺国际前列、打造顶尖学府的“冲锋号”。

  要办更高水平教育、育更多优秀人才,就必须切实推进高考改革,促进高校招生的公平公正和科学合理,使更多、更优秀的学生得以进入高等学府深造。目前,高考改革的大方向已经明确。包括高考加分项目明显“瘦身”,取消了一些体育、艺术等特长生加分项目。大学自主招生放在统考后进行,防止提前抢生源、“掐尖”等乱象。更多省份使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,考试科目有所调整,综合素质评价更重要等等。这些改革措施都有助于提高高考的科学性和公平性,有利于优秀生源的选拔。

  办更高水平教育、育更多优秀人才,还必须坚持以立德树人为根本。人才的含义,就是先成人,后成才。当前大学生的道德主流是积极的、良好的,但也存在一些薄弱环节和突出问题。有的大学生价值取向功利化。比如,有些大学毕业生在择业的时候,只关心工资,不考虑专业需要或发展前景,一味“前途前途,有钱就图”。有的知行脱节现象较为严重,表现为言行分离,道德观念日趋模糊。比如,考试舞弊、随地吐痰、乱扔垃圾、讲粗话等不文明现象时有发生。还有的只重视学习成绩,忽视情商培养,形成以自我为中心的错误认识。有些大学生与同学相处时,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会引发矛盾冲突,既让别人不舒服,又让自己很难堪,甚至走向极端。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”。我们不要求所有大学生都做到世事洞明、人情达练,但最起码要求他们培养自己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、遵守人性底线的能力。

  办更高水平教育、育更多优秀人才,更要培养能够引领未来发展的创新人才。高校不应该用一个标准来培养人。要善于发现个性、研究个性、发展个性,鼓励个性的发展。只有个性得到充分发展,才能培养出世界级的顶尖人才。高校要鼓励学生提出问题,尤其是提出与老师、与权威不同的问题。创新最本质的问题就是求异思维。高校应该鼓励学生标新立异、异想天开、别树一帜。人的创造性只能靠培养,不能靠灌输。就像种子一样,需要一定的环境,包括土壤、气候、科学的灌溉和施肥。高校就要善于创造一种适合培养学生创造性的环境,培养创新人才,为人类文明进步、国家发展和民族振兴做出杰出贡献。

  世界一流大学究竟是什么样的?习近平总书记在“五四运动”95周年之际到北京大学考察。他强调指出,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必须有“中国特色”,要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,不要把北大办成“第二个哈佛和剑桥”,而是要办成“第一个北大”。这应该成为我们新一轮世界一流大学建设思路的基本出发点。我们建设有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,必须扎根中国大地,体现中国特色,紧扣一流目标,体现世界水平。只有这样,才能汇聚一批世界公认的名家大师,实现卓越的人才培养,以此来解决重大科学问题和现实挑战,引领和推动世界文化传播、科技进步与社会发展。

  司法部出了一个“五假副部”——司法部原党组成员、政治部主任卢恩光的年龄、入党材料、工作经历、学历、家庭情况全部造假。他学历造假,没读过博士却照样弄了顶博士帽戴戴。20多年来,他一路顺风,官运亨通,从一名民营企业老板逐步上升,最后官至司法部原党组成员、政治部主任。

  这个被称为“讲话稿都念不顺”的副部级干部,自以为造假造得万无一失,但最终还是露了馅。因为既要造假,就不可能造得天衣无缝,总有破绽露出来。在中央巡视组进驻司法部后,他造假的“缝”就被发现了。 “缝”在于他在1990年写的入党申请书上,就提到了学习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的体会。

  细心的巡视组干部从这句话中看出了破绽。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是在哪年?人们想起了《春天的故事》里那句耳熟能详的歌词:“1992年,那是一个春天。” 邓小平同志是在1992年春天发表南方谈话的。卢恩光怎么可能在1990年就提前学习了呢?原来,卢恩光的《入党申请书》和《入党志愿书》是1992年同时写、同时交的,为了看起来更合理,特意把申请书的时间往前签了两年,因此闹出了1990年就学习邓小平同志1992年才发表的南方谈话的大笑话。

  从这个破绽出发,巡视组继续查下去。一查,不得了。卢恩光戴的这副假面具,眼睛、鼻子、耳朵、嘴巴、眉毛、肤色,全部都是假的。卢恩光的出生年龄造假,由1958年篡改为1965年,一下子小了7岁,使得他在历次干部选拔中有了年龄优势。家庭情况也严重造假。他共有七名子女,但只填报了两名,其目的是不因超生而影响自己的仕途。为此,他在家都不敢让孩子叫他爸爸,而是叫“姨夫”。从1997年到2003年,他六年连升六级,升官速度比福建高甲戏《连升三级》里的主人公还要快。

  多年来,卢恩光每天睡觉前都默诵“知足常乐,老天厚爱,你已功成名就,睡觉”;早晨醒来再激励自己继续“奋斗”,默诵“不知足常进取,功名就在前边,努力前行” 。多少年来,他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,陶醉在接连高升的快乐之中。但是,造假到底是一种“贫乏的精明”。贫乏的精明可以得逞于一时,却不能欺人于永久。因为造假毕竟是造假,造假瞒不过别人的火眼金睛。巡视组再查下去,发现卢恩光的入党材料,是花5000元钱买来的。他的本科、硕士、博士文凭,是或靠买、或靠送、或靠混得来的。他的提拔是用贿赂换来的,火箭速度的背后是金钱助推。“缝”被发现了,顺藤摸瓜,追查下去,一条缝隙最终颠覆了一栋大楼。

  造假总有一天要暴露。卢恩光在造假26年后终于暴露了,成为落马“大老虎”的一个典型。不过,这个“五假副部”被深挖出来,确实值得人们深思。它暴露了干部提拔工作中竟有那么大的漏洞,居然让这样一个一身江湖习气之徒隐藏那么长的时间,让他用金钱开道,一路拉关系、买官、谋取荣誉,最后混到如此的高位。

  朱熹说得好:“欺人亦是自欺,此又是自欺之甚者。”卢恩光玩这一套,他自然明白其恶果,但他已转不过身了。戴上了这个假面具,他不可能自己把它摘下来。且听这个“自欺之甚者”的忏悔。他说:“就好像戴着假面具,就是粘到脸上了,跟骨头都长一堆了,没有胆量,或者没这个智慧摘下来。”“觉得自己,就像是魔鬼附体似的。”现在,他的全部伪装都已被剥去,这个亦官亦商之徒,终于现出其本来面目。

  “五假副部”的故事现在打上了一个句号。这只全面伪装的“大老虎”被关进笼子里去了。去年12月16日,卢恩光落马。今年5月25日被“双开”。但是,从另一方面看,这个案件并没有全部完结。卢恩光六年提拔六级,这里头的猫腻现在有没有完全查清楚?那些在卢恩光提拔过程中收受好处为其开“绿灯”的人,一样难以逃避被调查的结局。当然,卢恩光的被查处还提醒我们:在干部队伍中,学历、经历造假的恐怕不止这么一个。对于这种戴着假面具的人,有关部门应该保持警惕之心。